东方之珠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揭示哪些难题,携

日期:2019-09-25编辑作者:教育资讯

原本是企业为员工特设的“福利”,让员工可以“带娃上班”,现在却变成了“萌娃被虐”。

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更多关于“为了孩子学苑”及其负责人张葆葆的信息被曝光在公众视野。

除企业身份外,张葆葆还担任静安区锦霞儿童益智服务中心法人、锦霞儿童益智服务中心理事长。该机构性质为民办非企业单位,成立于2013年3月,业务范围包括举办社区亲子活动、科学育儿讲座、儿童家庭安全咨询等。公开报道中,张葆葆常以此身份,出席与幼教行业相关活动。

“第三方机构托管”是“职工亲子工作室”的必然选择。

11月8日上午,网友“hello美少女壮士”在微博上连续发布多段视频,直指上海携程亲子中心的幼儿遭到虐待,“用芥末、消毒水灌孩子”。

经营多个幼教项目与妇联联系密切

“职工亲子工作室”一般由企事业单位内的工会、妇联牵头,人事处、人力资源部负责管理。但一个现实问题是,没有哪个企业或事业单位可以有自聘的专门工作人员来直接负责“职工亲子工作室”的运营。

随着事件遭到曝光,携程公司发布声明称,涉事亲子园为携程委托《现代家庭》杂志社下属“为了孩子学苑”管理,目前,涉事人员已与携程解除合同,携程也已于11月7日报警。

2013年11月17日,张葆葆以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锦霞儿童益智服务中心理事长身份,参加上海市妇联举行的2014年“上海市家庭文明建设重点立项课题”答辩会。

原标题: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暴露哪些问题“职工亲子工作室”面临第三方托管难题

图片 1

涉足幼教多年 与妇联联系密切

一名企业创始人告诉记者,自己公司开办的亲子园,曾多次受到地方教育主管部门的“关心”,“让我们干脆成立幼儿园或者托儿所算了,便于监管,但要有证照,太麻烦了。”

张葆葆在亲子园事件发生后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涉事的一位阿姨今年40多岁,是外来人口,上岗一年有余。“是通过第三方招聘网站找的。”张葆葆称,“要想入职,首先要有健康证,再就是喜欢孩子。所以,对其性格方面也会有一定考察。”

成立一年后,这家机构以“早教中心”的身份出现在当地媒体报道中。张葆葆在接受采访中称,“希望机构的托管服务能带给孩子们一种‘妈妈式’的爱。”

两天来,携程高管、家长、涉事老师陆续出面澄清事情经过,承担责任。然而,这次事件究竟暴露出哪些问题?

11月9日下午,长宁区人民检察院发布通报称,该院已于第一时间指派未成年人刑事检察部门提前介入该案,引导公安调查取证,依法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上海市教委2006年印发的《上海市民办早期教育服务机构管理规定》中称,根据基础教育“地方负责,分级管理”原则,民办早期教育机构由区县教育行政部门承担审批工作。申办审批程序按《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规定进行,送审材料与民办学前教育机构相同,须备早期教养方案和指导方案。

此前上海本地媒体的报道称,携程网是在长宁区妇联的牵头下,选择“为了孩子学苑”作为第三方托管机构的。工会的项目,妇联承办,这在很多准备开办“职工亲子工作室”的企事业单位看来,颇为稳妥。

但“为了孩子学苑”负责人张葆葆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这家学苑没有运营幼儿园或幼儿教育管理机构的经验,仅在社区中心有过服务和拓展的经历。

所谓“民办非企业单位”,原称“民办事业单位”。1998年10月,国务院颁布《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对其界定为: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社会力量及公民个人,利用非国有资产举办的,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

“携程亲子园”就是“职工亲子工作室”中的一个,园中的孩子全是携程公司员工的子女。上海市总工会当时称,今年年内,上海的目标是完善和新建50家“职工亲子工作室”。事发后,这处占地800平方米的“携程亲子园”已经暂时停业。

据媒体报道,携程此前曾试图开办内部托育中心,不过开业后便因没有取得行政许可而被相关管理部门叫停。2016年2月携程亲子园开园,该项目由长宁区妇联牵头,为“为了孩子学苑”与携程共同设计打造。在引入第三方机构后,携程亲子园成为上海市总工会首批挂牌12家“职工亲子工作室”试点。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张葆葆掌舵的锦霞儿童益智服务中心,其主管单位为上海静安区妇女联合会和静安区江宁路街道办事处。

图片 2

家长们在视频中又发现一次喂孩子芥末的行为

投资管理8家公司4年前已涉足幼教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为了孩子学苑”的实际控制人张某并非体制内人士,而是一个拥有8家教育咨询、文化传播、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负责人。看似来头不小的“为了孩子学苑”也并未在上海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备案登记。

3人涉嫌虐待被刑拘

原标题:长宁区教育局:携程亲子园未备案

有媒体挖出这家亲子园的托管机构来自上海市妇联下属一家杂志社,也有人发现“携程亲子园”曾是工会系统力推的服务职工的“拳头产品”。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的主管部门为上海市妇女联合会。

■ “被指‘虐童’ 携程亲子园无限期整顿”追踪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个项目本身,实际上处于“监管空白”地带。一方面,它是工会推出的服务职工项目,是便民利民的好事,似乎看上去应由工会负责监管;另一方面,它的实质是一家教育托管机构,那它是否应该符合上海市教委对机构的相关管理规定呢?

11月8日下午,上海长宁区教育局对媒体表示,该涉事托幼所未在教育部门备案,不属于正规的教育机构,而是携程内部职工子女的托管点,其工作由妇联来指导。11月9日凌晨,上海市妇联发文回应此事称,作为主管部门,市妇联将对《现代家庭》杂志社严肃处理,对直属事业单位加强管理,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张葆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携程亲子园是该项目运营的唯一一家托儿所。但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她4年前就已涉足儿童服务类项目。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携程亲子园”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幼儿园或者幼儿托管机构。它是携程作为一家大型民营企业,给予员工的一项“福利”,也是上海市总工会今年推出的“拳头产品”——职工亲子工作室。

11月9日上午,上海市长宁公安分局通报称,警方已控制了该亲子园4名工作人员,现其中3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在审批程序上,《规定》提到,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应参照申办托幼园所的审核办法,征求区县卫生管理部门对所申报民办早期教养服务机构的意见,并经民政部门办理民办非企业单位名称核准后,按照民办教育机构的审批程序进行。

11月9日,在社会持续关注下,上海市妇联就此事件作出回应称,《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属独立法人单位,目前已就此事件发表公开致歉信。本报上海11月9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烨捷

上一页

■ 聚焦

但是,以上规定都是“非强制性规定”。理论上讲,只有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才能以发放“证照”的手段,对民营教育机构进行有效管理——符合条件的,发放证照继续办学;不符合条件的,关门。

从11月8日以来,因亲子园被曝出幼儿遭到虐待,携程公司及背后的第三方管理机构陷入舆论旋涡。昨天,上海市妇联发布声明称,将对涉事亲子园的资方《现代家庭》杂志社严肃处理。上海市长宁公安分局称,警方已控制了该亲子园4名工作人员,现其中3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监控视频披露,家长们看到了更多的虐待行为。

昨晚,携程方面再次发布声明,称2016年1月27日,长宁妇联来公司参观,主动要求承接该项目。经过对比,携程最终选择与妇联合作,随后与《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洽谈合作方案。

资质,成为“职工亲子工作室”面前的一道坎儿。

北青报记者通过天眼查系统查询发现,与张葆葆相关的一共有8家企业,这些企业经营范围均不涉及幼托或者早教。其中有一家是上海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这家企业在今年2月发布了一则托班带班教师的招聘启事,同时这则启事中并没有要求任何的资格证书。而这家企业的经营范围则是教育信息咨询、计算机软件的技术开发、文化艺术交流策划、企业形象策划、销售文具和体育用品。

图片 3图片 4长宁检方提前介入携程亲子园虐童案,4名涉事人员有3名涉嫌虐待被刑拘

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引起社会公众极大关注。随后,携程方面表态,此次事件中相关的医疗赔偿等一切费用,首先由管理亲子中心的第三方负责,不足的将由携程方面兜底。目前,3个月内的所有录像均对家长开放,由家长自发观看,找出所有证据。

2

长宁区教育局向记者表示,该托幼所未在教育部门备案,不属于正规的教育机构,而是携程内部职工子女的托管点。如果有师资培训的需求,教育部门才会协助。

工会还要求工作室做到“五个有”,即有安全措施、有基本师资、有托管协议、有意外保险、有应急预案。

亲子园负责人张葆葆

涉事机构有没有托幼资质?

记者注意到,此前上海市教委曾下大力气清理、整顿不规范的社会办学机构。今年年初,上海多个部门联合摸排发现,目前近7000家各类教育培训机构中,“有证有照”的约占四分之一,“无证无照”的有1300余家,其中500余家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开展学科类和学科延伸类培训的机构,已进入逐步关停阶段。

亲子园虐童事件3人被警方刑拘

根据上海市妇联8日晚间的回应,亲子园是上海携程开办的企业内部托育点,委托《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为了孩子学苑)日常运营管理。也就是说,“为了孩子学苑”系携程亲子园的承办方,与携程之间属于委托运营管理关系。

“我们是企业,我也想找‘有证有照’的机构来,但我们这块‘肉’太小,人家瞧不上。”上述亲子工作室负责人说,他也曾尝试联系过证照齐全的机构,但这些机构均不提供对外的第三方托管服务。

下一页

携程亲子园的合作举办方、《现代家庭》旗下“为了孩子学苑”项目负责人张葆葆,曾入股多家企业,多数涉及儿童教育服务领域。此外,其所担纲的锦霞儿童益智服务中心,主管单位之一即为上海静安区妇联,并与上海市妇联系统联系密切。

最终,这家企业选择了一家“说不清楚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托管幼儿。为了保证不出安全事故,他们在亲子园里安装了摄像头,并要求人力资源部门每天时不时去察看情况。

1

携程亲子园项目负责人张葆葆

记者注意到,工会并没有“不管”这个机构,只是工会方面的“管理”并不具备强制性。比如,上海市总工会出台了《上海“职工亲子工作室”设置及管理办法》,该办法要求人均活动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看护人员与托管对象人数比“原则上”应不低于1∶10,提供专业学业辅导等服务应由具备资质的人员进行。

企业办托幼机构需如何备案?

上述两家企事业单位“职工亲子工作室”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当时,上海总工会推出的试点中,携程的选择实际上是“最保险的”——上海市妇联《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读者服务部“为了孩子学苑”。

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在审核同意后,向申办者颁发许可证。申办者持证到区县民政部门申请民非企业单位成立登记。经登记注册后,方可举办。区县教育主管部门应在颁发许可证30日内,将同意开办的民办早期教养服务机构的名单报市教委备案。

两段视频分别截取自11月1日早上和11月3日中午。11月1日的视频显示,老师在帮孩子换衣服时,忽然将孩子的背包拿下,用力摔到地上,还将孩子推倒,导致孩子撞到了小凳子上;11月3日的视频显示,老师在给孩子穿衣服时,不知为何给孩子食用了不明物品(有家长指出不明物品是芥末),随后孩子开始哭泣,老师也不管。

《规定》将早期教养服务机构的面向范围明确为“0-3岁儿童”,并对民办早期教养服务机构的房屋、设施设备条件等进行明确规定。其中,儿童活动室使用总面积不低于100平米。考虑到成人在场看护和指导的需要,儿童活动室人均不少于5平米,活动人数增加,活动室面积应按人均5平方米作相应的增加。

“职工亲子工作室”面临第三方托管难题

焦点2

也就是说,携程选择了一个看似正规、实际却并没有资质的“第三方托管机构”。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携程曾试图开办内部托育中心,因资质不全被当地教育部门叫停。去年2月引入上海市妇联下属《现代家庭》杂志社,后者以名下“为了孩子学苑”品牌与携程合作举办。2017年初,上海市妇联等六家单位联合下发《关于落实2017年市政府新建20个社区幼儿托管点实事项目的通知》,携程亲子园是首批挂牌试运营的社区幼儿托管点。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发现,实际上,早在上海市总工会推出“职工亲子工作室”以前,上海就已经有一些企事业单位为职工开启了幼儿寒暑假托管、青少年学生放学后托管的服务。

有关张葆葆的公开报道中,时常有妇联的身影。

看似“最保险”,实则处于“监管空白”

携程“亲子园”被曝虐待儿童一事持续引发关注。昨日,上海市长宁公安分局通报称,园长、班主任、保育员和后勤人员在内的4名涉事工作人员已被警方控制,其中3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被刑事拘留。长宁检方表示,已指派未成年人刑事检察部门提前介入该案,引导公安调查取证。

上海一家事业单位的“职工亲子工作室”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为职工子女提供的晚托班服务,实际上就是把社会上名气较响、管理较规范的晚托机构引入到单位,“签下合同,孩子接送,到单位后辅导作业、托管,由这个机构全包”。

携程亲子园是上海市总工会首批挂牌的12家“职工亲子工作室”试点之一。机构位于上海市长宁区,在2016年2月开园,占地约800平方米,包括幼儿活动教室、保健室、保洁室等,共开设5个班,超过100名儿童在园。这一机构的设立,旨在解决携程职工1岁半至3岁左右的孩子在上幼儿园之前家中无人带教的困扰。实际上,携程亲子园推出以来,名额一直“供不应求”,在携程内部员工中颇受欢迎。据新华社

两段教师“虐待”孩子的视频监控资料,由涉事儿童家长提供。这名家长在发现孩子耳朵上有明显的外伤后,向园内老师反映无果,最终要求调取园内监控视频。

此外,张葆葆担任董事的上海童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名下网站童成网介绍,这是一家“满足中国妈妈知识获取、育儿交流、购物、本地生活的全方位平台”,针对0到12岁儿童推出亲子活动,并开设育儿直播微课堂。

单位腾出一个专门的房间,为晚托班配齐学习生活用品,划分出学习区、娱乐区、休息区、中央活动区等区域,供孩子使用,服务则由晚托机构来承接。至于这家晚托机构是否具有托管青少年学生的资质,这名负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般都是教育咨询类的公司,也有的叫教育科技公司,你说有没有资质?”

张葆葆名下企业,多数集中在教育和商业服务领域,涉及公司达8家。工商信息显示,张葆葆在两家企业任法人,分别是上海脚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已吊销)和上海童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还担任过5家企业的股东,参股比例在5.6%至45%不等,多数在30%以上,最大一笔投资金额为225万。此外,其还在6家企业担任高管。

《上海市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设置标准》的要求,远比工会《上海“职工亲子工作室”设置及管理办法》严格得多。标准规定,民非教育机构(非高等非学历教育)应当聘任专职校长,校长年龄一般不超过70岁,应当具有3年以上教育管理工作经历和大学专科以上学历;机构的办学场所中实际使用的教学行政用房总建筑面积不得少于300平方米,并且教学用房建筑面积不得少于办学场所总建筑面积的三分之二;决策机构成员应当不少于5人,其中三分之一以上人员应当具有5年以上相关教育教学经验等。

张葆葆是静安区童成社区儿童服务中心的负责人。在大众点评页面中,这家机构挂有“托儿所、早教中心”等标签,页面下方的数条留言称,10月底,该机构为孩子和家长举办了万圣节派对。采写(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王煜 李明 潘佳锟 赵凯迪 朱玥怡

11月9日上午,上海长宁警方发布消息称,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3名涉事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会上,张葆葆以“引入专业社会组织开展儿童和家庭服务项目的实践和思考”为题,向专家团展示上海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长期以来做过的妇联合作项目成果,“深得与会领导和专家团的好评”。

考虑到众多双职工家庭“幼儿在家没人带”的实际困难,本着为职工服务的“初心”,今年3月7日,上海市总工会在12家有托育服务基础的企事业单位推出“职工亲子工作室”试点,解决职工的子女托育难题。

事件发生后,让很多网民不可思议的是,托幼机构的工作人员,怎么可以对几岁的孩子下手这么重?他们有没有经过专业培训?这家机构有没有合法资质?

工会力推的“拳头产品”

焦点1

携程亲子园项目负责人张葆葆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是符合规定在做这件事情的,具备相关资质。”但根据上海工商部门的公开信息,《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系全民所有制企业,其经营范围并不明确包括教育培训。

本文由必赢登录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方之珠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揭示哪些难题,携

关键词:

本身的2017阅读记录,商量前沿与知识底子

英帝国指导[微博]杂志编辑表示,希望借着老师提供的书单作为参谋,勉励阅读。 听他们说贰仟-二〇一四年"SSCI"教授...

详细>>

现在的孩子真的太累了,暑假培训班依然有禁不

原标题:孩子暑假1天上课10小时 家长的“报班焦虑”何解?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21日电近期,随着暑假的到来,暑期...

详细>>